becy

欧美圈 音乐剧 漫威还有肉啃肉 辣鸡草稿流画手

#懒癌拖延症患者赶的儿童画当天津法扎无料
31午场和末场
我好垃圾 但是 不嫌弃的话来换无料阿!!

#关于海王的沙雕
1.
亚瑟王:I was greened by my bro.
Authur:I greened my brother.
亚瑟王:Good job!
2.
Orm:Knock knock
Loki&Erik:Who's that?
Orm:Me,Aquaman's brother.
Erik:Is he the king now?
Orm:Fuck yes.
Loki&Erik:Sorry to hear that.
Erik:So lost that fucking battle huh?
Orm:Yes.
Loki:And that fucking weapon too?
Orm:Yes.
Loki&Erik:Come in then.


火焰是翅膀的故人。

“...过度的光能引起燃烧。火焰是翅膀的故人。燃烧而不中止飞翔,那只是天仙的奇迹。”

给老米的生贺
感谢星星来到世间⭐️

【GGAD】That's how I met my husband

亲爱的米勒娃,

  我知道你一直对我和我丈夫相遇的细节很感兴趣。在这无所事事的圣诞——阿利安娜执意要全权负责节日里的家庭事务,她突然对做女主人这件事非常上心,她做的很好,何况还有阿不福思在她身边打转,我不介意回忆一下过往。

  诚然我和盖勒特有很多观念上的分歧,我们的行事风格截然不同,这你大概从我们任教的方式也能看出。但盖勒特仍然是这世界上最能理解我的人。我们的婚姻从来不是建立在完全同意之上的,甚至相反——不和谐音,米勒娃,有它自己的意义。

  而我必须要再次为盖勒特对你的不友好感到抱歉,相信我,他并没有恶意。他只是某些方面上情绪敏感,上个暑假,我那可怜的学生,纽特,来找过我五回,希望和我讨论课题的事,其中有四回盖勒特都告知他我不在家中。实际上那并不属实,我一直在书房内,你知道的,我不算是一个出行爱好者。这是一直以来我们关系中无法说通的部分之一。

  言归正题,我接下来说的话可能看起来有些滑稽,但那都是事实。

  一切开始于我的梦。

  我年轻的时候,大概十多岁时,总是梦到一个地方,一个山谷,我梦到我自己,和一个朋友,也许朋友并不是合适的词,但我找不出更恰当的,总而言之,我们非常亲密,远胜过兄弟。每次醒来我无法回忆梦具体的内容,那些交谈,发生的事...毕竟那是梦,但我记得那种美好的感觉——感到被理解,你可以看出这对我来说多么重要。我过去生活在乡村,而我不得不说,它美但是很容易让人感到孤独。这梦是我生活很重要的部分,它填补了某种空缺。

  梦的信息总是残缺的,但是有一项却很清晰,我记得梦中有人告知我,这山谷的名字,甚至到现在我仍然能记得很清楚,它叫做格德里克山谷。这世上总有怪事发生,不是吗?我确定我从没到访过这样一个地方,但我内心里又对它非常熟悉,而我甚至不知道是否真的存在这么一个山谷。我大约在刚开始做这梦时以这个山谷为地址写过一封信,单纯因为好奇。

  直到有一天,大概在我刚满十八岁不久,我不再梦见那山谷了,梦这东西又无从努力。我前面提到过,它填补了某种重要的空缺,而梦突然消失了,这对我来说是不小的打击。幸而这空缺后来得到了补充。我无法再回到梦境,于是我开始想别的方法去追回它,米勒娃,请你理解,年轻是浪漫的摇篮。我问我的邮差,是否真有格德里克山谷这地方,奇怪而又幸运的是,他十分肯定地告诉我有。

  于是我开始向我梦中的朋友写信,我知道这一切到现在看起来多么荒诞,但对于那时的我来说,这是唯一解救自己的方式。我甚至不知道他的名字,但我记得一个我们共有的物件,那看起来是一把钥匙,顶端刻着G&D,我猜测D指的是我,所以我信的抬头写的是G先生。我开始给G先生写信,我先是向他描述了我的梦境,然后是理想,我对这位远方的朋友倾诉任何一个我那年轻的脑袋里迫切需要分享的想法。

  假期里我几乎每天都写,我的邮差每天都得穿过我们的农场,到我们的住处取走我的信件。

  他总是早上来,所以我保证自己在八点前坐在一楼书房的窗边,这样他会直接从我这里取信,或者把信给我。他会在窗边等着我给信封装好,戳上火漆印,并且和我闲聊,作为一个年轻的邮差,他出人意料的有见地。一直到最后离开的时候,他才会告诉我,没有我的信件。

  我坚持写信写了很长一段时间,中间我曾多次怀疑过格德里克山谷的真实性,实际上,直到现在我仍然不清楚它是否在这世上,或者具体在哪个区域,但我不再试图了解了。

  我十八岁后的很好几年的时间一直在等待G先生的回信,但我一直没有收到。

  我现在四十五岁了,我得承认,我内心的一部分仍然在期待回信。但那已经不那么重要了,我已经遇到了我的伴侣,那个填补空缺的人。

  不管怎么说,这就是我和我丈夫相遇的经历。

  我猜你一定想象不出不可一世的盖勒特·格林德沃曾在一个小乡村当邮差,他那时候是在假期帮他叔叔的忙。

  我期待能在圣诞假期见你一面,也许你愿意来邓布利多家呆上几天?我会让盖勒特学着友善,而且阿利安娜真的非常期望能有一些客人。

你的

阿不思·邓布利多

……...……...……....…………

亲爱的D先生,

  我不曾给你回信,因为我觉得时机还未到。但既然介于我们俩令人震惊的长寿,我认为一百岁生日是个合适的回信时间,因为某种该死的顾虑显然已经过去了。

  我认为你有权了解,那不只是一个关于夏季的梦。

  我一直没有给你回信的原因,你也许无法体会,但是那是因为,你得到的是前半部分的梦境。

  而我得到的是后半部分。

你的

G先生


 >>>配图

#今日份摸鱼
赶高数ddl为了不让自己用铅笔画画
去自习室的时候特意没带铅笔

结果我果然没用铅笔

都怪骨科太好磕了

#理想是

希望有一天也能用画写诗啊

高数ddl在前
然而坐在自习室里面我脑子里只有骨科和高跟鞋👠
坐我旁边的姑娘快要报警了

高跟鞋是我永远的变态点(x)

忍...忍不住
微博上太太发现的华点
阿不思·波西瓦尔·芳汀·伍尔弗里德·布莱恩·邓布利多教授
梗侵删